2017年4月8日星期六

Be grateful to what we've got - Government hospital

One more week and it will be done! One year of PRP life, it has been sour, mixed with sweet. Nevertheless, it was the year that I learned most ever! Yes, I was forced to learn fast, but, no regret, it worths. It is true that I have sacrificed a lot of playing, relaxing and travelling moments, and was even studying during Christmas time and Chinese New Year (although I have already submitted my logbooks by then), but everything would be worth, I truly believe.

So, let’s go back to one year ago, when I just entered this, the busiest and oldest hospital in Johor, Hospital Sultanah Aminah. Everything was so new to me, including the environment and the people. That was the first time I entered a government hospital, some more it is an old one, which means, kind of creepy especially when you are walking at a dark alleys.


From someone who always complained about the government service, which we all know it is slow and sometimes kind of irresponsible, to now I am really grateful that my government does provide free healthcare service to the citizens, some do have to pay, at least it is not expensive. 

2017年2月26日星期日

PRP's inner side nagging

Unbelievable! I actually have already survived 10 months of the hectic life without thinking to quit. I wonder what has made me become so determined. Yeah, I guess it would be “my stubbornness”.

For you who do not know me yet, yes I am a pharmacist. I thought I have chosen a wrong degree to study, I thought I would be a zombie who just memorizes each and every drug name, I thought I would give up this career in few months’ time. But, I have made it, and I am still in love of this professionalism.

2016年9月16日星期五

歡喜得到 —— 這大姐

和朋友在學的地理奔走的其中一個最享受的事,就是看他跌倒。
不去攙扶他起身,卻在旁邊笑得比他跌倒那一瞬間的 “啊~~~” 還大聲!

笑得整個身子在顫抖的同時,還要盡量保持鎮定拿好的單眼。
咔嚓!

所幸拍下的照片不會太模糊。

後記:不是我不要去幫你一把,我也害怕狂笑的自己走過去時會滑倒。

攝于:Iceland, Geyser 冰島大噴泉 @ 24/12/2015 平安夜

2016年3月13日星期日

也許這一別后,我們這一輩子就不會再遇見了。

教會近期來,來了幾位來自國外的牧師。每一趟,牧師會來兩個月,然後離開,然後到下一個國家或者回國牧養教會。昨天剛好趕上了這牧師和師母在我鄉教會的最後一次講道。崇拜結束后大家就爭著和牧師師母拍張照,很是熱鬧。回家前,我讓小侄女去和師母道個別,畢竟這師母實在慈愛,對我家小侄女很是友好。小侄女很是扭捏,然後我也不知怎麽地,突然冒出了一句話:“你不去好好道別,也許牧師師母回美國后,我們這一輩子就不會再遇見他們了哦。”

本來衹是一句説服小孩子的話,但是説出來后,卻感覺這句話也許是我的潛意識要對我自己説的。對呀,也許這一別后,我們這一輩子就不會再遇見了。是呀,當初在國外求學時認識的朋友,有多少個我們還會再見面?曾經在旅途中遇到的不同國籍的朋友,儘管一起吃早餐吃得那麽愉快,儘管聊了一整個晚上還那麽有勁,儘管一起喝酒看電影后還一起瘋狂,但是有多少個我們依然保持聯絡?

也許就是這一個“這一別就也許再無緣相遇”的理念,所以每一次的離別都是那麽落寞以及不舍。我看,這也許就是旅行的唯一一個短處吧?與其説短處,不如説是遺憾。遺憾我們衹是彼此的過客,遺憾我們能在一起製造回憶的時光如此短暫,更遺憾的是,旅途結束后,我們必須無奈地回到自己生活崗位,讓這忙碌的生活吞噬了我們當初遇到彼此的熱情與 “下次我到你國家去看你” 的那份客套話。

是的,這世界是多麽地大。飛泰國那麽靠近的國家就兩個小時,臺灣五個小時,韓國六個小時,澳洲八個小時,英國十三個小時,美國甚至要二十四個小時。不衹是距離上的問題,試問問,要撥個空出國去旅行都還要考慮到是否有空,是否有假。就算去到了,你有你的行程要走,那個朋友也需要工作,當時初遇的那個輕輕鬆鬆的感覺也許無法再找回來。

無論如何,真的真的很感謝上天,讓我在旅途中遇見了這一位他。我不知道爲什麽我們會那麽投緣。我們説著不同的語言,竟然也可以說個沒完沒了。我有嘗試說他的語言,但是這種會引起轟動的事(爆笑的轟動!),還是別時常做才是。我們第一次相是在保加利亞。第二次相見是我去他的國家游玩,他特地撥空帶我一日游。第三次相見,是他來我的國家出差時特約我吃一餐。我想,遇到這麽一個那麽惜緣的朋友,我未免也太幸運了吧?

這故事的起源是在西方,而藉由我們倆的惜緣舉動,所以在東方繼續著。三十年之後,如果我倆還保持聯絡,我們一定要慶祝一番,實實在在地慶祝一番,make it GRAND!

世界,真的是如此大,卻又是如此小呀!


2016年3月10日星期四

洞裏看天


我相信,大家小時候,一定聽過一個故事。

2016年3月6日星期日

【不如放棄】 和 【華文考試】,原來可以組成一塊兒?

前幾天,馬來西亞中學高中考試文憑(SPM)成績放榜了。先是印裔同事向我訴說她很是為他外甥女緊張,心情七上八下,還沒到放榜時間她就已經打了不少通電話去關心外甥女。午餐時間后,閒了下來就上了面子書看看,就看見好多朋友分享了一些勸說不要太在意SPM成績的帖子。是的,我同意全優真的不代表什麼,雖然說SPM是中學的一個句號,但是它畢竟只是踏入社會或者步入專業學習的一個開始罷了。但是,對於那些考獲全優的學生們,我依然默默恭賀他們,並且希望在未來里這全優的成績千千萬萬不要導致他們太過自負。

廣多帖子的分享當中,只有兩個真真正正地引起了我的注意。第一個,好像是一個中學華文教師分享的。成績發佈后,這老師的學生們把自己的成績告訴了老師:全部科目都上優,只有中文這科,拿了下優。老師以為學生後悔當初選擇考中文,不然成績單上將會是全上優,那將會是多麼漂亮。就當老師如此詢問學生時,學生很感恩地回答,不是的,他來,並不是他不滿意自己的成績。對於自己的成績,他是滿足的。他當時在意的,只是老師是否失望。當然,這下老師感到很欣慰,不但欣慰有個如此在乎自己的學生,也欣慰這學子當初勇於考那總所皆知難以獲優的中文的決心,更為他的成績引以為榮。

第二個,是我學院時期認識的一位朋友撥空寫的一篇關於SPM是否決定考中文科的文章。他說他尊重那些擔心中文拿B會讓其他的A變得不完美而選擇放棄考中文的學生。他也體諒那些從小不諳中文外黃內白的華人。但是他始終認為,將來如果真的有孩子了,讓孩子自少會寫自己的中文姓名、會說我們祖先的語言是個必要。這兩個帖子,深得我意。

中文,在馬來西亞我們叫它為華文。從幼稚園開始,我就接觸了正統華文教育。老師以華語和我們溝通。小學時期,每一天都有至少兩節華文課,有些天就三節。國民型小學的華文老師特為嚴格,聽寫錯一個打一鞭。不只是字的形體要正確,連部首的上下左右位置都不可馬虎,就比如說“曉”這個字,就讓我挨了不少鞭,不是把“日”寫得太上,就是把它寫得太下。

過後,進入了中學。雖然說不是國民型中學,但是全部在此就讀的華人學生都會說華語寫華文,而且當時最興奮的就是上華文課。當然,當時並不是對華文大有興趣,只是因為只要上華文節,就可以和別班的同學合班。就這樣,放牛般地讀到了中五,就要考SPM了。當時美燕老師只是帶過地問說:“大家都沒有想過不考華文吧?”全班沒人回答。也對,我想,我們當時真的不明白老師在說什麼,至少我是沒聽懂。直到上了大學,遇到了一些SPM沒考華文的同學,我才真真正正地明白過來。

“哦!!!原來我們是可以選擇不考華文的!”

原來原來原來,原來我們大可不必考華文。

但是,
怎麼我都不知道呢?

我沒有去探聽,是的,我承認是我孤陋寡聞。
但是怎麼沒去探聽呢?就呆呆地沒想過啊!

從小就說華語,寫的也是華文。接觸了十多整二十年,就直直地想要考華文啊。連【不如放棄華文考試】這句子都沒有想過。

不,正確來說,在此之前,我知道有這麼樣的句組:【不如放棄】 和 【華文考試】。
但是這兩個句組,在當時的腦海里就從來沒組在一起過。

華文,不是我不想割捨。
只是,它已成為我人生中的理所當然。

覺得這個很搞笑,所以就讓他來給這篇文章點綴一下吧!

注: 在此非常感谢曾经教过中文的老师们。尤其是小学期间教了我五年华文课的郑淑莲老师, 还有中学教了我三年的刘美燕老师。

2016年3月1日星期二

Turkey土耳其 之 Istanbul(六)~ Bosphorous海峽,一邊是歐洲,一邊是亞洲。

2015年6月13日

我就在這裏等候,
等候你的到來。

我會穩妥地行駛,
不忙,不急,
不讓你暈眩,
不讓你不安。

衹要你,
爲我測風向,
爲我掌船舵,
和我一起面對海上的風暴,
和我一起欣賞海上的雲霞,
還有那漸漸沉入海里的夕陽。

還有,
還有,
別忘了,
還有明天一早那和我們約定好的旭日晨陽。

2016年2月28日星期日

畢業前的不安

2015年1月,情感。


再多半年,我就要畢業了。

不長,也不短。

挨過了這六個月,我就可以正式成爲一位藥劑師了。
或多或少,有那言語道不出的興奮與期待,
但是也參雜了對無法控制的未知未來的擔憂。


五年前,懵懵懂懂地選擇了藥劑這一刻。

當時是天真的,純粹向往在醫院工作的生活,但是一早又淘汰了醫生這一個忙得不可開支的事業,完全沒有想過要擁有未卜先知的能力,自然也完全沒有認真去細想五年后藥劑師的角色。

就這樣,慢慢地在大學里成長,
無論是在知識上,情商上,亦或者是與人相處之道上,
我都認真學習著。


本以爲,在大學的最後這一年,自己必定是準備充分了,可以憑著一身熱血與大學時期所學到的知識闖入馬來西亞藥劑界了。

但是不然,
爸爸的病痛,姑姑的乳癌,嬸嬸的血癌,
加上馬來西亞的醫藥不分家制度,不穩定政治情況,以及層出不窮的負面緋聞,還要在加上如今國内的經濟狀況,
等等的不同因素,讓自己一度又一度地懷疑:

自己這個藥劑師,真的有未來嗎?
回去馬來西亞,真的能爲國家出一份力嗎?

擔憂,
彷徨。


不如,
繼續深造吧?

至少更多色彩的學歷可以讓自己的未來生活更加有保障?
至少就允許我準備得在充分一點時才衣錦袱馬奏樂還鄉?
至少就讓我體驗不同文化不同天氣的海外生活更久一些?

2016年1月6日星期三

雖然追求的不同,但是哈巴狗,斑點狗,黃金獵犬都得到了幸福。

我對林悅説的一句話深深有同感,就是“旅行不是插旗子的競賽”。沒錯,你去過多少個國家,真的不能代表你有多偉大,或者思想已發展得多高闊寬深,真的不是這樣的。旅行,根本就不是一個競賽,它衹是人們尋求幸福,尋求滿足的一個途徑。


旅行,根本就不是一個競賽,
它衹是人們尋求幸福,尋求滿足的一個途徑。

2015年11月8日星期日

致:從來沒有出現在我的幻想名單的你。

我是個很愛幻想的女生。旅行之前總是會幻想艷遇的出現。

像是幻想在布達佩斯不知道要乘搭哪一列火車時,就跑去問那個帥帥的警察。然後警察很認真地和我説good morning,我卻傻傻地回他hi,然後再次把我的問題重複一次(以爲他聽不懂英語)。結果我們就一個good morning一個hi,重複了好幾次過後才明白要對她説了good morning才可以問問題。於是誤打誤撞下,警察先生終于回答我的問題(人家趕火車啦!good morning就那麽重要嗎?囧),然後很man地幫我把行李搬上火車,於是展開了我們的火車故事。

再不然就是在格拉斯哥的Buchanan Street游蕩的時候,心情好就亂亂對別人發出我魅力四射的笑容。結果就有那麽一個身材才很好的帥哥運動員對我回眸,問我從哪兒來,問我叫什麽名字。於是這一段邂逅就發展到了在雨中約會的情景。